旅游 | 汽车 | 房产 | 美食 | 健康 | 导购 | 伊人 | 徽商 | 黄梅 | 养生 | 消防 | 分类 | 手机 | 论坛
首页 法治快递 要案追踪 社会与法 骗术揭密 曝光台 司法考试 在线律师 专题 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中安在线 > 法治 > 要案追踪 正文 编辑信箱:fazhi229@gmail.com
郑筱萸案举报人高纯上访诉讼12年自称不后悔
2007年02月27日17时34分   中安在线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前局长郑筱萸的落马,让高纯历时12年的举报、上访、诉讼浮出水面,也让郑筱萸在那个电话里对他的咆哮声愈传愈远:“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斗?我代表国家行使职权!”

  高纯的照片

  高纯在广州打工。身高1米63,体重70公斤,一口湘音,走在大街上,迅速融化在人流中。他习惯性地看天,像父亲常在农田里做的那样。他总觉得高空中有一条路,万里无云时,他可以看到这条路。

  地上的路每天来回4元,坐公交车;中午晚上各一个5元盒饭,辣椒炒肉,两三片肉,没有早饭,喝白开水。小灵通用于本市通话,手机用来给湖南岳阳的妻子女儿打长途,每月话费200-300元。打零工1000多元月收入还刨剩几百元,寄回家里供女儿上学。

  女儿知道父亲在打官司、没钱,但不知道为什么。小学三年级时,她把新校服还给老师,说:“老师,我不要,我爸爸没钱,去年的校服还能穿。”这件事,高纯记得很牢。

  高纯住在朋友家客厅,一张小床搭在角落。2月2日那天,高纯接受了4拨记者的采访,都是闻着高官落马的味儿来的。晚上,某报记者请他吃了一顿饭,“呵,今天吃得很好,晚上还打了两个包回来。”妻子在电话里说:“你这几天好像挺高兴的。”

  “他是咆哮,像头愤怒的狮子”

  高纯跟郑筱萸一共见了两面,通过一个电话。1995年,郑筱萸是国家医药管理局局长,高纯举报自己单位湖南岳阳中湘康神药业负责人罗永清指使、逼迫技术人员在特拉唑嗪等多个新药的申报中大规模作假,从岳阳市、湖南省一路告到北京,在局长接待日见到了郑筱萸。

  “当时真是平易近人,笑眯眯的。他说,这件事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

  1998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成立,集中行使原国家医药管理局、卫生部药政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职能,郑筱萸任局长。高纯又一次见到了他,依然“平易近人,笑眯眯的”,表示要“一查到底”。所以,高纯在2003年向北京市一中院诉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行政不作为的诉讼状中写道:

  “我所见到的郑筱萸,张文周,桑国卫等局长(注:高纯在局长接待日总共见到六位国家医药管理局正副局长),都是人民的好公仆——平易近人,疾恶如仇。他们都表示:此案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严肃处理。可现实是至今还没查清。回答是正在调查处理之中。那么问题出在何处呢?”

  2004年,高纯拨通68313344这个他拨了几百次的总机,转进郑筱萸的办公室,听清是“岳阳高纯”,“郑局长”不再笑眯眯,通话的5分钟里,他“咆哮,像一头愤怒的狮子”——

  “你有什么资格起诉我?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斗?我代表国家行使职权!”

  “举报都九年了,还没有答复,我就是要告!”

  “你是天下第一神经病!”

  “你是天下第一贪官!”

  “啪”,郑局长挂了电话。

  “从95年开始举报的11年里,我不停地写信、上访,至少向国家药监局寄了100多封挂号信、特快专递42件、电子邮件400多封、电报2封,电话打了500多次,去了21次,其中8次是在局长接待日。到03年告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电话里我听得出来,他是心烦紧张的。在金钱、地位、占有的资源上,我跟他根本没法比。但是,精神上我比他轻松,是我告他,他睡不好觉。”

  郑筱萸1968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生物系时,高纯2周岁,在洞庭湖那头的华容县农家场上玩泥巴;1988年,郑在杭州民生药厂当厂长兼党委书记时,高纯刚从湖南中医药大学药学系毕业,他是复读生,是八个兄弟姊妹中唯一的大学生;1994年,郑上任国家医药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时,高纯刚刚拿到中级职称,初为人父,女儿刚满一岁……

  命运让他们狭路相逢,各自走在一条不轻松的路上,问题是,“说真话真的很深刻吗?其实,说真话不需要学历知识经验。”

  前几天,高纯把郑筱萸在中央电视台宣讲药品安全的对话文本又调出来看了一遍:“他讲得多么好啊!可是贪起钱来比谁都贪。”

  “如果走这条路,不如回来种田算了”

  “自从梁XX到我家来,拿走了4页作假的原始文件后,我才意识到药监局是骗子。”

  2000年5月25日,国家药监局梁XX处长和另一位李姓处长赶到湖南岳阳高纯家中,取走了李眉作假原始文件一套(包括篡改的公文原始件),答应鉴定后告知结果、返还原件,后补写收条一张:

  “今收到高纯举报李眉作假有关材料(原始件)

  ——局监察办梁XX 2000.8.7”

  但高纯再打电话,梁处长理也不理。到北京去见,梁处长叫保安抓人,要不就威胁关押、遣送。

  高纯要告的状其实要追溯到1993年。他当时任岳阳中湘康神药业药物研究所制剂室主任,奉所长罗永清之命,到南京中国药科大学某教授(罗的老师)处看资料,谈一个新药合作项目。高纯看了数据报告,发了一顿脾气,跟教授吵了一架。

  这个项目主要是把1元多一瓶(含100片)的阿斯匹林片的剂型改为500毫克,然后申报新药,涨价到几元钱一片。“我一看实验数据,80%都是假的,含量测定中也没做阴性对照,还有40摄氏度加热实验的笑话,我一个普通工程师都知道,阿斯匹林片在40度下肯定融化了。”

  高纯打电话告诉罗永清,这个项目不能做,数据报告也没带回岳阳。不久,罗永清带着高纯又去了南京,项目做不成,取回立项款1万多元。火车上,罗所长欲分5000元给“小高”,高纯没要。

  “那是我最需要钱的时候。我父亲1989年查出直肠癌,当时已开过三次刀,家里已经掏空了。我后来跟父亲讲了这事,他说,这钱不能要,我在家种田拖死也不能要。最后总有一天,这钱要害你的,你一辈子就完了,如果送你读大学走这么条路,不如回来种田算了。他还跟我说,罗永清这人不要深交,有一天他会害你。”从此,高纯在工作上与罗所长磕磕碰碰,私交上甚为疏远。

  然而,正如95年省药政局一位官员的见怪不怪:“你告什么,全国都这样!”高纯砸了自家厂的一笔生意,教授转跟江苏一家药厂做成了这单“新药”,面市的药片每片售价6元。“他按我提的意见修改了数据,做成了。这是我们国家的教授啊!”

  1995年2月,罗永清从上海一个药研人员手中私下购买了美国雅培药厂的进口成药“盐酸特拉唑嗪”,让高纯等药剂室人员将该药片直接剥出,换个瓶子送检省药管部门。

  “雅培的每片药上都有一个短横加一个圆圈的防伪标志,我们科室12个骨干都反对,罗永清开会发脾气时,我就站出来说,这是坑人的事,我们不能做,你这样搞,要搞垮企业的。但后来市经委的人找我谈话,说我的行为是破坏生产、搞垮企业。”高纯说,罗永清的意图是撤掉药研所,直接买成品换包装申请新药,将科研经费分掉一部分——这是贪污;新药证书发下来,省市都会给奖金,每个新药几十万元,然后报纸一宣传,方便通往企业家联合会或政协,罗永清在任时,通过了4个新药——这是骗取荣誉。

  高纯开始并不知道这是一根链,以为是罗的个人行为或一个企业的行为。他在实验室里发脾气道:“这种药还能送检?肯定不合格!”同事告诉他:“没问题,公关都做好了,省里(药政局)的某某说了,可以通过。”3月28日,盐酸特拉唑嗪原料和片剂果真通过了新药临床前审评。

  5月16日,高纯向湖南省药政局署名举报此事,当天,省药政局就有人向罗永清通风报信。8月21日,湖南省药政局给出书面答复:弄虚作假的情况属实,取消临床申报资格,并报卫生部备案。而这年年底,罗永清官升一级,被提拔为企业的副总经理。他在2000年回答《工人日报》记者电询时说:“事情发生后,我只在企业作了检查,没有受到其他处分。”

  从1999年开始,高纯所在的企业就开始实行职工轮流下岗,而罗永清以其弟名义注册的企业岳阳天添药用胶囊有限公司红红火火开张了。据中湘康神的职工回忆,他们中的一些人参与了天添的厂房设计与施工;一位厂部领导曾在酒后说:“那个厂注册资金1600万元,全是我们厂的血汗钱哪!”2003年,罗永清辞职,全力投入自家事业,至今。

  “这一路,还是好人多”

 [1] [2] 下一页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    
编辑: 邱青青
>>>相关阅读
-郑筱萸一家三口涉案被查 背后利益网络呈现(图)   2007-02-02 14:53
-国家药监局未回应原局长郑筱萸自杀传言(图)   2007-01-31 16:45
-康力元集团陷入郑筱萸案 总裁正接受中纪委调查   2007-01-30 08:53
-郑筱萸违纪违法性质恶劣 国务院会议令彻查严处   2007-01-25 10:37
-国家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被中纪委双规   2006-12-31 10:33
图片快报
落马"贪内助"一览表
公安厅副厅长包养6情人
王有杰忏悔录
房地产领域官商勾结频发
邱晓华"地下婚姻"揭秘
揭秘"黄牛党"倒票流程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 商务链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