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 汽车 | 房产 | 美食 | 健康 | 导购 | 伊人 | 徽商 | 黄梅 | 养生 | 消防 | 分类 | 手机 | 论坛
首页 法治快递 要案追踪 社会与法 骗术揭密 曝光台 司法考试 在线律师 专题 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中安在线 > 法治 > 要案追踪 正文 编辑信箱:fazhi229@gmail.com
一家三口被拘634天调查:求助信称遭受刑讯逼供
2007年02月14日11时09分   中安在线

  “哐当”一声,看守所沉重的大门打开了。寒风中,重庆市长寿区21岁的小伙子余路平和守候在门外的父母紧紧抱在了一起……这天是2006年12月22日,一家3口分别被拘已经整整634天。

  因为被怀疑是杀人嫌疑犯,余路平和父母在陕西被羁押了600多天。就在前一天,余路平的父母也刚刚被释放。

  这一次让他们逃出生离死别的,是陕西省渭南市人民检察院发出的一纸“不起诉决定书”,这份决定书让一家3口感受到了自由呼吸的奢侈与宝贵。

  被疑杀人,一天之内一家3口接连被拘

  2005年3月23日以前,余路平和父母在陕西省韩城市做小生意已有几年,生意不好不坏,却也足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可平静的生活就在这一天被画上了句号。

  余路平回忆说,那天早晨7时30分,警察到他家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睡觉。

  “刚开始,警察只是问我前一天穿的是什么样的衣服、裤子和鞋,看了看就走了。后来他们又返回来,把我带到了刑警队。从上午10时30分一直问到下午六七点。我这才知道,原来和我谈恋爱的亢某在头一天晚上被人杀死了。”

  余路平在刑警队蹲了一夜,第二天开始被监视居住,不断有人来问话,并拿来一些衣服让他辨认。4月2日,余路平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5月13日被逮捕。

  “此案性质恶劣、案情重大,在当时的韩城关注度很高,警方仅用10多天就破了案,有关部门为办案人员和单位庆了功,场面很是热闹。”一位知情者说。

  4月8日,韩城市召开公开拘留大会,和余路平一起被押往广场示众的还有他的双亲。在余路平被带走当日,他的父母也先后被从家中带走,之后被刑事拘留,并供认共同杀死了亢某。

  那一幕让余路平至今不堪回首:“广场上人山人海,一说是我们杀的人,人群很混乱,还有人要冲上来打我们。当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一份由韩城市人民检察院作出的“移送起诉意见书”中认定:“2005年3月22日22时许,犯罪嫌疑人余治安(余路平的父亲)采用捂嘴等手段,将在其家中看电视的亢某强奸,遭到该女反抗,余治安怕被邻居听见,即从房中桌子抽斗内取出一把月牙扳手,将该女打昏。事后余治安将其妻张秀芳、其子余路平叫回家中,3人商量后,余治安怕罪行暴露,执意要将该女杀死扔掉。随后3人用其家中的三轮车将该女运至新城区金塔公园东围墙外南北巷拐弯处附近,由其妻张秀芳望风,余治安又唆使其子余路平对该女进行奸淫,伪造强奸杀人现场后,余治安手持菜刀、弹簧刀在该女头部、颈部、胸部砍、划数下,余路平亦手持月牙扳手在该女头部击打,至亢某严重颅脑损伤死亡。”

  据介绍,韩城警方认为余家父子有杀人嫌疑的证据主要有三:亢某阴道里有余路平的精斑,身下有一件余治安的马甲,另外就是犯罪嫌疑人的口供。

  招供又翻供,16页求助信称遭受刑讯逼供

  余家3口被分别羁押。“同时,依据所掌握的证据,犯罪嫌疑人可被判处无期以上徒刑,根据刑诉法有关管辖权的规定,此案件只能移交渭南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韩城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吉红东表示。

  但这时,似已清晰的案情却突然出现了反复:已招供“犯罪事实”的余路平意外翻供。“亢某体内的精斑是我的,但不能说明就是我杀了她。我们当时本来就在谈恋爱,她出事前两天,我们还发生过关系。”余路平说。

  离案发地几百米远,就是余家租住的晨钟村南头大院,七八间单排平房一字排开,住户多是做小生意的外乡人。“2004年,亢某曾住在院里,给一家卖早点的人打工。当时我们就谈恋爱了,虽然没有公开,但院子里许多人都能看出来。”

  后来,余路平回重庆学习烹饪。不久,亢某也离开大院去西安打工。“2005年3月20日,亢某又回来了,给一家卖刀削面的打工。“我俩关系很好,从没闹过矛盾,她去西安打工,衣服和行李都存在我家。3月20日晚上,我们发生了关系,之前也有过。”

  “她出事那晚,我和李某在夜市上卖虾尾,亢某到我家,见我不在就说去夜市找我,因为天冷,就顺手拿走了我爸的一件马甲。”余路平说。

  那为何招供杀人?余路平说,自己曾遭到刑讯逼供。

  被羁押期间,余路平开始不断申诉。在寄给陕西西岳律师事务所高全义律师的一份长达16页的求助信中,他说:4月2日下午18时左右,刑警队和派出所的几名警察要他承认是他杀了亢某,他刚一辩解,脸上就遭到重重一击。一名警察把他拖过来拖过去,拳打脚踢,抓着他的头发在地上转圈。接着,几个人把他压在地上,脱下他的裤子,用皮带抽打他。他疼得实在受不了,把头往地上碰,一心求死,但警察把他的头一把拉起来,拿来一个可乐瓶放在他的头下,说:“就是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能,看你招不招。”后来,他被打得昏死过去,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冷水中。

  折磨持续到次日上午10时左右,余路平在口供上签字画押:“反正,他们说一句,我就说一句。”

  其父余治安也说:“3月23日中午,我被带到刑警队。25日开始白天晚上连续审问,他们把我铐在暖气管道上,派两个人看着不让睡觉。用手打他们也疼呀,就用木板打,打我的脸,敲我的膝盖,让我交代事情。我说不是我做的,她跟我无怨无仇,一个女娃娃家,我为什么要杀她?后来,打得受不了,才说你们说是我杀的就是我杀的。刑警队的人把东西都写好了,一条条问我是不是?我说不是他们就打,我说是他们就不打了;还交代说,见了律师不要说被打的事。12天后,我才被转到了看守所。”

  接到余路平的求助信,高全义律师几次向韩城、渭南两级检察院发出举报材料,反映余路平可能受到刑讯逼供。他告诉记者,自己曾在看守所见到余路平,余的手腕和脚腕上留有伤痕,但他同时表示,由于目前的审案程序所限,刑讯逼供很难查实。但高律师还是在举报材料中提出:“我认为侦破刑事案件,重点应放在收集客观证据上,只要有充分、确凿的证据,不怕犯罪嫌疑人不供述。”

  2006年6月1日,陕西西岳律师事务所向渭南市人民检察院发出一份“法律意见书”,认为:“本案没有充分证据能够认定被告余治安、张秀芳和余路平犯故意杀人罪。公安部、上海法医鉴定机构,对韩城市公安机关送交的作案工具、衣物、血迹等材料所作出的鉴定结果均是间接证据,不能锁定3被告作案杀人。”

  余路平则出示了几份鉴定结果给记者看,被警方认定的作案工具——一把刀口有点卷的菜刀和一个月牙扳手上,均没有余家3人的指纹,马甲上只有亢某一人的血迹,现场发现的烟蒂经DNA鉴定也不是余家父子扔下的。

  同时,这份“法律意见书”还认为,此案对原告超期羁押,明显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138、139、140、141条的规定,属程序违法:韩城市人民检察院移送渭南市人民检察院的时间是2005年9月21日,渭南市人民检察院先后退回补充侦查两次,每次以规定时限30天计算,两次审查起诉,以最长时限45天计算,超期羁押达3个多月,严重违反了《刑事诉讼法》有关羁押期限的规定。

  被以包庇罪刑拘,证人李某至今仍“取保候审”

  警方认定,2005年3月22日晚10时至12时是亢某的被害时间。那么,这段时间内余路平在做什么?这一点至关重要。余路平曾供称,自己当时与合伙人李某在夜市卖虾尾。于是,李某被警方带走调查,先后做了5份笔录,被关押半个月后,家人交了1000元取保候审,至今仍未解除。

  李某对记者说:“一开始,警察找我说了解情况,我就如实告诉他们,22日晚上,我和余路平、我女朋友在夜市上卖虾尾。3月天气还冷,生意不太好,余路平就跑到旁边去打台球,打的时间不短,中间还回来一趟。那地方大概离我几十米远,挺亮堂的,他又穿着白色的厨师服,很显眼。我还时不时看他一眼,因为我俩合伙做生意,但我只能打下手,他是掌勺的,万一有客人来,我还得叫他回来炒菜。后来快1点了,我们才收摊儿各自回家。”

  李某还作证,3月20日晚,余路平确曾与亢某同居。“那是案发前两三天,亢某刚从家里到韩城,余家只有一间房子,住不开,我们4个(包括我女朋友)就到我家去住,他俩当晚就睡在一起。”

  “没几天,我又被叫去录口供,我还是那样说的。后来就不让我走,说腾间房让我住那儿,来了四五个人审讯,说:‘余路平都承认了,你还不承认,你这是包庇。’就把我关了半个月。后来我家里交了1000元,才把我保释出来。”

  当地警方对李某发出的“拘留通知书”和“延长拘留通知书”显示,正是在有关部门宣告破案当天,警方以涉嫌包庇罪刑拘了李某。随后,警方又认为李某“结伙作案”,对其延长拘留。

  “自那以后,我干什么的心情都没有了。”李某对记者说,“如今余家人已被释放了,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一个说法啊?”

  两次发回补侦,犯罪依然难认定

  这件被移送起诉的命案,在渭南市人民检察院审查期间,却被发现疑点颇多。

  “案件侦破中,最重要的是实物证据。我国法律有明确规定,一个案子即使有口供,但缺乏必要的实物证据,就仍然无法锁定嫌疑人作案。”渭南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副处长缑军杰表示。

  “也就是说,根据口供,余家3口的犯罪行为应是环环相扣。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有一个实物证据链能够锁定其中某一人的犯罪行为,其余两人的犯罪事实就可推定。但到目前,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的证据,一个都没有。”

  记者从相关方面了解到,本案采集的诸多实物证据,如精斑、血迹、足迹、凶器等,都无法用来最终推定余家3口作案的结论。比如,无论是在案件中的第一现场——余家,还是第二现场——杀人抛尸的公园后门处,都未能检出足以证实余家人作案的血迹。

  虽然余治安承认凶器是他作案时所用,但找到凶器却并非根据嫌疑人的交代,而是有群众在挖野菜时发现报告了警方,之后嫌疑人才供认了抛掉凶器的地点。

  侦查过程中,余家父子都曾供认过强奸过程中射精,但亢某阴道内只检出余路平的精斑,而余亢二人的恋爱关系有很多人可以证明,此前一起过夜也有人证明。为何杀人都承认了,却在“细枝末节”问题上反复?不免令人费解。

  虽然3名嫌疑人供词在最终趋于一致,但讯问过程中的数次反复和矛盾也令人匪夷所思。

  前几次讯问中,余治安对亢某受伤部位、被害后衣着状况等的供述,与案发现场情况大相径庭。即使在承认杀人的情况下,余治安几次供述的加害部位、方式仍然差异很大,就连3人离开抛尸现场的顺序,也有多种说法。

  此外,余家3口的供词存在部分矛盾。余治安曾供述,作案时是将亢某抬出门外,放到停在外面的三轮车上的,但其妻、子却分别供述,是将三轮车推入家里,才将亢某搬上车子的。

  更蹊跷的是,依据侦查机关最后确认的犯罪事实,余治安还捏造了一件并不存在的凶器。

  作为相关证人,与余家相邻的乔正民也被采证:“23日晚,我和余治安在院里‘吹牛’,直到11时左右。案发时间是10时到12时,如果余家在这段时间做案,邻居肯定能听到响声,这简易房不隔音,况且这时大多数人正准备入睡,应该很安静。而我就住余家隔壁,却没听到任何动静。”

  “再说,假设确为余家3口作案,他们为何选择离自家仅几百米远的地方抛尸?抛尸现场这么近,余治安作案后为何没去现场取回马甲,留下这么重要的物证?父子二人都交待,是因为怕公安人员怀疑到余家才伪造了一个强奸杀人的假现场,但却傻到采取让余路平奸淫留下罪证的方式?”

  检察机关分析认为,此案没有达到起诉的最低证据标准。后虽经公、检、法多次召开联席会议,并两次发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但仍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为慎重起见,渭南市检方将此案提交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审查,得到相关领导明确表态:这个案子怎么能起诉?案子的证据太差,除了嫌疑人曾经有过的供述,就再没有什么证据能够支撑起诉。

  2006年12月8日,渭南市人民检察院对余路平一家3口分别作出“不起诉决定书”。决定书认为:虽经退回补充侦查,指控被起诉人涉嫌故意杀人的证据仍然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故据《刑事诉讼法》第140条第4款之规定,决定不起诉。

  “作出这个不起诉决定,渭南市人民检察院也承受了巨大压力。”有知情人透露,“不仅相关方面产生了抵触情绪,受害人家属也对此表示无法理解,打来电话质问:你们收了余家多少贿赂,把人给放了?”

 [1] [2] 下一页
来源: 中国青年报    
编辑: 邱青青
>>>相关阅读
-乡村教师背负"强奸罪"蒙冤16年 欲申请百万赔偿   2007-01-30 09:47
-“杀妻”冤案当事人佘祥林获公安局赔偿45万元   2005-10-28 10:00
-长春民警办案实行终身负责制 杜绝错案冤案发生   2005-09-13 00:49
-河南离奇刑案再审 “强奸犯”被宣判无罪释放   2005-08-31 13:03
-错误关押夫妻14天 检察院副检察长上门道歉   2005-08-18 15:18
-迟到的正义——河南胥敬祥13年冤案纠错记   2005-07-29 07:38
-佘祥林“杀妻”冤案的深刻教训   2005-07-21 08:47
-亡夫坟前,妻子流泪念起迟来的判决……   2005-07-04 10:31
图片快报
王有杰忏悔录
房地产领域官商勾结频发
邱晓华"地下婚姻"揭秘
揭秘"黄牛党"倒票流程
“草根行长”落马解读
从书法家专家到大贪官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 商务链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